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 > 文史

比妹妹大12岁的好大哥 为何什么事都对她言听计从

《“传福音”的女人》连载八:好大哥

发布日期:2016年08月17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侯春霄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图片来自网络 

  魏德贤早就成了“三赎”的人。

  近水楼台先得月,有了门立勤这样的妹夫,再加上一个精明能干、能说会道的妹妹,魏德贤想不信“三赎”那是难上加难的事。自从门立勤半夜三更回家那会儿起,就把这个大舅子想象成了盘中餐、囊中物,所以说,魏德贤的被吃掉被拿下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而最终把魏德贤收为“果子”的,则是他的亲妹妹魏玉秀。

  说起“三赎教”在当地的传播,曾经转化过五百多名“门徒会”信徒的警官乔玉刚在日记里这样写道:它最初的传播方式与传销极为相似,传播途径大多是亲传亲、友传友。这种掺杂着亲情、友情的拉人手段,使得信徒们陷污泥而不能自拔,念亲情而不忍相弃,再加上该邪教引诱信徒的入门课是“赐福”和“医病”,更使得其发展就像该邪教胡编乱造的所谓“发酵粮”似的迅速膨胀,信徒思想中本来就微薄的法理于不知不觉中被实际存在的情理所替代,这不能不说是该邪教能够迅速做大的原因之一,从而也成为此类案件侦破中的最大难点……

  当初,魏玉秀虽然被打发到离娘家三十多里地之外的邻县小村,却无时无刻不被哥哥魏德贤挂念着,尽管魏德贤觉得这个妹妹给他丢了天大的人。魏德贤比魏玉秀大十二岁。在魏玉秀八岁那年,父亲便抛下他们撒手西去。从那时起,魏德贤便顶门立户挑大梁过日子,承担了一个父亲应尽的责任。把妹妹嫁出这么远,他的心里是一百个不忍;看到妹夫那副熊样,他更觉得自己是在造罪。故此,当抖起来的妹夫让他深挖罪根的时候,他在心里骂道:我身上最大的罪孽就是把妹妹送给了你这个王八蛋!正是出于这样的“妹夫情结”,魏德贤才更放心不下妹妹,抽空就要跑三十多里路过来看看。

  实行大包干责任制以后,魏德贤往妹妹家来的更勤了,因为门立勤根本就不想在责任田里尽一个大男人的责任。这样,就让魏德贤有了两份责任田:一份是自己家的,一份是三十里地开外的妹妹家的。好在这个敦厚结实的庄稼汉有着吃苦耐劳的秉性,再苦再累也从不叫一声。这是一个标准的北方农民形象,上中等身材粗壮结实,宽脸庞又让他显出厚道,而一双不大的眼睛却如妹妹的秀目那样显得活泼、灵动。有一年帮妹妹割麦子的时候,魏德贤逗趣地说:“我这个人有福气哟!想不到活了半辈子,又在外县得到了这么一块‘飞地’。”

  魏德贤说这句话,本来是想让妹妹笑一笑,因为当时太累了,骄阳似火,烈日当头,汗衫像水洗过似的紧贴在身上,脚上的布鞋早就被顺着裤腿流下去的汗水给湿透了。魏玉秀直起了腰,并没有笑,却把镰刀往地上一扔,又往地上一蹲,抱着头在阳光的暴晒下抽泣哽咽。

  魏玉秀边哭边说:“活该!你活该!谁让你给我找了这么个熊货!天下的男人都死绝了吗?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人有的是,怎么就偏偏让我摊上这么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

  从那以后,魏玉秀就经常有意无意的提到兰福顺,提起她那近在咫尺的鸿雁传书。而每次提到这事,魏德贤便说不出心里是个什么滋味。都怪那个年代啊!要搁现在,用魏玉秀自己的话说,她“早就跑到兰福顺家不出来了”。在门立勤离家出走的那两年多的时间里,也是在一次割麦子的时候,魏玉秀说:“哥,当初我要是跟兰福顺成了,你说现在会是个什么样子?”

  等到发达了的妹夫回了家,看到妹夫那么有钱,魏德贤也怀疑他这些钱都不是从正道上来的。但看到妹妹结婚二十年来第一次这么开心这么无忧无虑,这个曾对妹妹尽过父亲义务的庄稼汉又在心里升腾起莫名的感动。再也不用为妹妹的生活发愁了,尽管是无怨无悔,却也是风里雨里的来回跑了这么多年哪!而妹夫的归来也使魏德贤隐隐约约感受到财神的降临,一座金光闪闪的地下宝库似乎对他敞开了紧闭的大门,门里有一个声音在悄悄的召唤他,向他发出各种各样的暗示,让他觉得宝库中的一切也都有自己的股份,他有权利将其中的一部分据为己有。

  魏德贤是在妹妹家接受的“三赎” 的“洗礼”。当时,屋里只有他跟妹夫两个人,妹妹到大门外望风去了。妹夫自然就是所谓的神。墙上高悬着一块画着红十字的白布,魏德贤虔诚的跪在地上,听着这个曾经被他骂作王八蛋的妹夫嘟嘟囔囔的祷告着天书似的经文。这个男人曾经那样的被人瞧不起,如今却这样神气活现的站在自己面前,而自己反倒矮了半截。至于妹夫已经成为“三赎”门里一个小分会主执的事,则是他在很久以后才知道的。

  再往后,朴实而典型的庄稼汉魏德贤就跟他聪明漂亮的妹妹一样,一门心思在村子里传起了“福音”。他这个村并不大,八百多人,村里每户人家的三亲六故都被晒得明明白白。而他“做工”还有一个更为有利的条件,那就是院墙外有棵神树。因为经常会有人来给这棵树上供,而上供的那个人家里也多多少少会有不顺心的事。于是,他便顺藤摸瓜,半夜三更把“福音”给那个人送去。两个月下来,还真就结了八个“果子”。虽然这与妹夫定的每月必须结二十个“果子”的指标还有很大差距,但这样的成绩已经足以令这个刚刚着道的憨直农民沾沾自喜了。

    但有一点妹妹却要他记牢:兰福顺一家不能动,这颗“果子”是我的!

   (未完待续)

    《“传福音”的女人》(连载一):烂尾胡同      

    《“传福音”的女人》(连载二):少女有梦    

    《“传福音”的女人》(连载三):谁是“三赎”   

    《“传福音”的女人》(连载四):增米增面     

    《“传福音”的女人》(连载五):怪胎求邪  

    《“传福音”的女人》(连载六):风夜归人 

    《“传福音”的女人》(连载七):初获“赐福”

        更多精彩:反邪教中篇小说《黄金水母》       

                      反邪教中篇小说《她来了》      

    版权声明:本文系凯风网独家稿件,欢迎广大媒体转载,请点击此处按要求转载。   

(责任编辑:青兰)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