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 > 体育

文婷姐妹 为中国花游创先河

发布日期:2017年08月18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杨远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导语:在今年7月16日的世锦赛花样游泳双人技术自选决赛中,已为人母的蒋婷婷和蒋文文姐妹以94.0775分的成绩为中国花游队获得了一枚宝贵的银牌。并且,在今年3月12日,在世界花泳系列赛巴黎站,文婷姐妹以91.4818分获得冠军,其中难度分、艺术印象分、必做分均为全场最佳。这是她们2013年退役后,复出比赛后获得的首个冠军,也为中国花游开创先河,高龄运动员一样可以延续运动巅峰。

   

  一、花游姐妹花

   双生花闯入花游界

  1896年,一对双胞胎姐妹出生在四川,她们就是蒋文文和蒋婷婷。因为身体弱,文文和婷婷这对姐妹很小便开始练习游泳了,八岁时被教练选中入行花样游泳。1994年,她们双双进入四川省运动技术学院游泳系花样游泳队,2002至2003年一起入选国家青年队,2004年又共同被选入了国家队。

   

  蒋文文和蒋婷婷身材颀长,容貌娇美,从小喜欢唱歌跳舞的她们在表现力上也颇为出色,当然,她们还有一个别人没有的“神奇天赋”,正是传说中的“双胞胎感应”,文文和婷婷确认她们之间确实“心意相通”,一人生病另一个也会不舒服,一人高兴另一个也会兴奋,文文笑言“这样会使我们的动作很一致,甚至有时候连出错都一样。”是这样的天生默契,让文婷姐妹在花游的赛场上不断突破,异军崛起,成为中国花游崛起的标志。

  创造中国花游历史

  2007年姐妹花遇到生命中的一个重要人物——日本“花游教母”井村雅代,当时井村已经决定来华执掌国家队,而她上任前期观摩全国花游冠军赛时感到眼前一亮,蒋氏姐妹令井村颇为惊喜,“她们很美,相像的面孔和身材在双人项目中都很容易给裁判好印象。”

  自从井村来到中国队后,蒋氏姐妹的训练量从之前的六至八小时上升到了十小时以上,一向坚强的姐姐蒋文文也曾表示:“练得太苦了,一天下来都没劲儿再做别的事了。”而妹妹蒋婷婷更是有过训练后哭鼻子的举动。除此之外,为了加强两姐妹的力量,井村还要求她们“增肥”,因此吃饭也成为了两姐妹的一项训练内容,两姐妹甚至经常吃到想吐。不过她们也深知,“要实现中国花泳夺得奥运奖牌的梦想,我们必须按照井村教练的要求去做,再苦再累也要做到。”在井村的指导下,蒋氏姐妹获得了更快的提高,当年的游泳世锦赛,她们取得中国花游在世界大赛的最好成绩,位列俄罗斯、西班牙和日本之后获得第四名。

   

  比赛中的文婷姐妹

  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姐妹俩在“水立方”的经典造型至今还历历在目,而最终双人第四名的成绩也在当时创造了中国花游的历史。2010年9月17日,国际泳联世界杯在江苏常熟结束第二个比赛日较量。在双人自由自选决赛中,文婷姐妹完美演绎《鹤之舞》,以96.65分问鼎。这是中国花游史上首枚世界大赛金牌,历史意义不言自明。

  二、遭遇不公告别泳池

  爆冷无缘冠军

  就在众人以为她们的运动生涯将不断刷新高峰时,这对花游“姐妹花”却在巴塞罗那世锦赛后经历了职业生涯最大的打击。原本她们还可以为中国花游创造更多的荣誉,但2013年的那个初秋一切都戛然而止。

  2013年辽宁全运会期间,蒋文文、蒋婷婷姐妹在花样游泳双人自由自选预赛中名列第一,辽宁队的黄雪辰/吴怡文排名第三。2013年9月4日决赛时,两对组合均选择了与预赛相同的动作,文婷姐妹在发挥出色的情况下反而掉到了第三,黄/吴组合则在完成质量与预赛相比没有明显进步的情况下,得分陡增2.2分——2.2分看似很少,但在花样游泳界这样的分差基本就是第一名和第八名的差距。更为诡异的是,当时执法决赛裁判中的4位,在给前三名打分的时候完全一样,即辽宁队全是9.8,广东队全是9.6,四川队全是9.4,如此手段,很难让人相信只是巧合。

  比赛结束后,四川队立即进行了申诉,原本定于20点45分进行的颁奖仪式一直推迟至22点才进行。裁判长宣布成绩未做更改。颁奖仪式上,蒋文文蒋婷婷姐妹并未出现在领奖台,而是由她们的队友代为领取。

  泪洒发布会,遗憾退役

  第二天,不愿上台领奖的文婷姐妹姐妹在大连某宾馆的大厅,接受了众多媒体的采访。她们在会上数次落泪,两人一边哭一边抹眼泪,“很抱歉没参加颁奖和新闻发布会,因为怕情绪说出不太合适的话。”两姐妹才说了一句话就哭了出来。

  姐妹俩也再次提及最大的疑惑:“听说过,辽宁这次是必须拿到金牌的。辽宁资格赛和决赛完全一套动作,双人赛是很难有2.2的分差,是很不正常的,在国际赛事上,就是第一和第八的差别。她们分数甚至都可以跟俄罗斯抗衡了。不明白,真的不明白。组委会说如果我们拿不出证据就无法证明裁判有问题。”

  经过倾诉后,姐妹情绪开始稳定,但也说道:“这是我们运动生涯最黑暗的一天,以这样的方式结束我们的运动生涯,20年,很可笑,心很冷。”

   

  文婷姐妹泪撒新闻发布会,宣布退役

  随后,这对花游姐妹花宣布退役,离开热爱的花游赛场。

  三、艰辛的复出之路

  魔鬼般的复出经历

  2013年的10月,文婷姐妹一同在成都大婚,之后相继生女“升级”为妈妈。“哆哆”和“豆豆”的到来,让大家都以为文文婷婷将从此离开那一池碧水,但2015年末,退役两年有余的姐妹花又回到了那熟悉的地方,她们想为里约奥运拼一把。

  热爱的背后,是不为人知的魔鬼般的复出经历。2015年,生完女儿不久的文文先恢复训练,并到北京与国家队汇合备战里约奥运会。那段时间,文文身上经常同时出现十余处淤青,她自我解嘲:我这是在练花样游泳吗?可能那个时候恢复得有点急,伤病一下子出来了。怀孕后,婷婷长了40斤,生下女儿豆豆后还有20斤的“泡泡肉”。“经历了结婚生子,从体能和恢复能力上肯定比以前下降了许多。”婷婷自曝,生完孩子之初,整个人,身上都是很懈的肉。但自律的她在月子里,通过科学的方法,就成功迅速地把孕期时胖的泡泡肉甩掉。而与文文汇合恢复训练后,为训练肌肉形状和肌肉块,每天都要忍受很多的疼痛,因为肌肉需要有疼痛感才会生长。

   

  训练中的文婷姐妹

  复出没多久,文婷姐妹两人的体重剧减,身上还布满了淤青,但出于花游的热爱,两人毅然决然地坚持着。四川花游队觉察到姐妹俩复出后训练的艰辛,为帮助姐妹俩恢复体能,特别配备了体能教练,帮助安排平时的饮食、恢复和治疗。郑嘉教练记得,最初练习高难度的《天鹅》时,教练组在花游池边甚至为姐妹俩准备了氧气瓶。

  再战全运会

  2017年5月中旬,文婷姐妹再次回到了全运会的舞台。技术自选阶段文婷姐妹两人就名列榜首。在自由自选比赛中,姐妹俩完美演绎了绝美的“天鹅之舞”,整套动作展现了白天鹅的纯净与美丽,挣扎和奋斗,不仅充满美感,而且难度极高,征服了在场观众,也征服了评委。即将31岁,两人以绝佳的状态和高超的水平,毫无悬念地夺得了双人冠军。用一枚金牌为自己正名,也弥补了四年前的遗憾。

   

  文婷姐妹花和她们的女儿

  姐妹俩的教练郑嘉介绍,文婷姐妹自由自选的这套节目难度极大,“一共3分13秒,她们憋气1分50秒,一大半动作在憋气下完成,国内选手以前没有人达到过这个水平。动作刚刚设计出来时,她们自己都说做不下来,但我们想给别人一个不一样的文文婷婷,以前她们动作就是美,现在要回来比赛,不仅要有美,还要有强壮的表现,要有力量和速度,不能就只是美。其实双胞胎也不是天生就有默契,一个一个角度都要千锤百炼。但她们最后做到了,我很为她们骄傲。”

  四、重返世界之巅

  绽放巴黎

  在2017年早春的三月,文婷姐妹花开启了征战的模式。第一站德国公开赛,这是两人复出后的首场国际赛事,直到比赛当天都在不断的修改动作,但她们的水平一场比一场有进步。结束了德国的行程,两人便马不停蹄的赶往下一站巴黎,近11个小时的车程,顾不上舟车劳顿的两人就投入到紧张的备战中。于现在的文文婷婷来说,每一场比赛,每一次合作,不论结果如何都是对她们最好的褒扬,但认真和努力的人运气又怎么会差。

   

  2017年3月12日凌晨,花游法国公开赛双人技术技术自选决赛战罢,复出训练一年的文婷姐妹用一套仅仅练习了一周的全新动作站上了最高领奖台,这是姐妹俩复出之后拿到的首个世界冠军,她们用这种猝不及防的方式宣告着她们的归来。

   布达佩斯“涅槃”

  2017年7月,在布达佩斯世锦赛上,蒋文文、蒋婷婷这对姐妹花再次在水中起舞,从双人技术自选的《弗拉明戈》到自由自选项目的《天鹅》。

   

  站在领奖台上的文婷姐妹

  文婷姐妹在3分11秒05的《天鹅》表演当中,有2/3的时间要在水下完成,岸边甚至准备了氧气瓶以保障二人安全。这套动作在全运会的动作衔接上又做了一些合理化的改善,打磨细节,提升完成动作的精确度,难度上完全保持了全运会时的难度。不论从水下的憋气时间还是从动作密度来说,文婷姐妹这套动作的难度都和里约奥运会俄罗斯队的难度齐平,是世界一流的难度。最终的95.300分,也是她们复出后的最高分,也让她们斩获了银银牌,在布达佩斯实现了涅槃。

  结语:

  第六次出征世锦赛、退役后又复出、妈妈级选手、两块银牌、赛会最高龄选手等等,文婷姐妹用她们不懈努力和不凡的实力一次次向中国花游甚至世界花游展示着专业运动员的长久生命力。

(责任编辑:湖一亭)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0108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80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