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 > 观察

阳光总在风雨后 请珍藏每一份感动

发布日期:2016年07月21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江苏   作者:乔亚奇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01 狂风暴雨轮番轰炸,天漏了!

近一个月来,老天似乎心情都不大好,脾气大的吓人。动不动就狂风怒吼,怒吼中还打着大块“冰雹”喷嚏;时不时用暴雨“抽打着”地面,一场场“暴力梅”实在让人泪奔;它还不时地搞点新花样,这不,台风“尼伯特”便来了。狂风暴雨轮番轰炸大地,天真的要漏了!

嚣张跋扈龙卷风一阵“狂飙” 

6月23日下午2点半前后在江苏盐城阜宁、射阳等地的那场龙卷风,只能用“嚣张”来表达。在没有任何征兆和“预约”下,这场龙卷风就这样直接登门“拜访”了,更为“失礼”的是还随身携带有重型“武器”——冰雹。究竟这位不速之客有多“嚣张跋扈”呢?

据国家气象中心强天气预报中心首席郑永光透露“经现场勘测,江苏盐城风灾已确认为龙卷风,专家组判定等级为EF4级,风力超过17级,估算风速达到惊人的73米/秒。”

 

这是什么样的一个概念?1971年芝加哥大学的藤田哲也博士将龙卷风按破坏程度不同,分为0--5增强藤田级数,也就是EF级。其中EF4级即风速在每小时268公里--330公里(我国高铁速度),这样的风力可以把树木刮到几百米的高空、可以刮走一辆汽车、甚至能把一幢牢固的房屋夷为平地。仅从以上概念上,我们就能感受到这位不速之“客”的来意实在不善,怎一个“狂”字了得。

卷土重来“暴力梅”持续不断 

刚送完这位不速之客——龙卷风,“梅姑娘”又急促窜进门强行拜访南方各地。显然进门时过于着急太用力,导致每次来临时,都伴随着强降雨,所以人送绰号——暴力梅。

 

“梅姑娘”名字面前加上“暴力”看似冤枉其实不然,因为今年的“梅姑娘”具有几个特点:

首先是降水量“猛”,来势汹汹不说降雨量与往年同期相比明显偏多。据统计,多地累积雨量已超过300毫米,其中苏皖南部、湖北东部、江西北部等地超过500毫米,局地甚至在800毫米以上。因此,不少人认为“暴力梅”应该叫“杀手梅”。

其次是攻势“猛”。只要是她踏进过的家门,就绝不会轻易离开,非得要住上一阵子,少则十天半月多则好几个月。很多地方就是因为她呆的时间长最终吃不消,只能开启看海模式;

 

最后是她还喜欢杀“回马枪”。从来不按套路出”牌“,使得有些地方大太阳晒了一天,有的地方电闪雷鸣“被局部降雨”,可谓行踪飘忽不定,让人难以琢磨。

见风使舵“尼伯特”紧随其后 

此外,还有一个专门喜欢“捡漏”家伙,那就是台风“尼伯特”。没等南方“暴力梅”打道回府,便在9日13时45分从福建泉州石狮市登陆,而且来势汹汹。说起来,这家伙主要有以下几点气质:

 

势头“猛”,风力“强”。在不到30个小时内完成4级跳,华丽丽的从热带风暴到超强台风的转型;此外,这次从福建沿海登陆时最大风力可达12至14级,为1949年以来最强的首个登陆台风之一,强度近似于2006年登陆中国的台风。

移动速度快,生命周期长。“尼伯特”从诞生后便以每小时30公里左右的速度迅速向大陆移动,明显快于台风平均22公里的移动时速。

风暴增水多,海上风浪高。福建闽江口最大风暴增水接近2米,福建、浙江沿岸海域将出现4到6米的狂浪,对海上作业人员和生产活动构成极大威胁。

波及省市多,滞留时间长。超强台风“尼伯特”在福建登陆后北上,向浙江西部、安徽南部、江苏南部缓慢移动,并逐步移入黄海南部,预计在陆上滞留时间长达50小时以上,将给浙闽沿海、太湖乃至长江中下游、淮河下游地区防汛带来极为不利的影响。

 02 “大闹天宫”兄妹俩,太顽劣!

  

 

家里连遭龙卷风、冰雹、暴力梅、尼伯特光顾,到底是谁在作怪?这种不正常的频繁拜访背后究竟是谁才是在幕后主使?毫无疑问今年入汛以来,我过南方地区接二连三的暴雨,致使多地陷入洪涝这一事件与顽劣的两兄妹——哥哥“厄尔尼诺”、妹妹“拉尼娜”有着很大的关系。

始作俑者哥哥“厄尔尼诺” 

“厄尔尼诺”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圣婴”(西班牙语中发音),相传最早是由南美洲秘鲁和厄瓜多尔沿岸的渔民发现。当时每到圣诞节前后这里的渔场鱼产量就会锐减,为弄清这一奇怪现象,他们对渔场就行长时间的观测,后来终于发现这与南美洲西海岸附近的海水温度有很大的关系,是海水温度变暖所致。限于当时的科技的水平,人们便把这种现象称之是“圣婴”降临。

 

然而这位传说中的调皮“圣婴”到底是如何使全球各地天气陷入一片“混乱”之中呢?通俗的说,就是大海阶段性地“发烧”,导致海洋温度上升同时与接近海洋表面的大气就行热量交换。从而使大气环流和温度分布发生改变,引起不同地区气候异常。

 

受厄尔尼诺事件的影响,我国南方大部分地区降水异常偏多,而北方大部分地区降水偏少,也就是呈现典型的“南涝北旱”的降水分布极度不均匀特征。足见,这位调皮“圣婴”的驾到,无疑给今年的防汛抗旱工作带来很大的挑战。所幸的是“厄尔尼诺”峰值已于去年11月份过去,在今年5月份这位调皮的“圣婴”闹够了,已打道回府。

雪上加霜妹妹“拉尼娜” 

但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哥哥“厄尔尼诺”已打道回府,但其余威仍不可小觑,而且他的淘气妹妹“拉尼娜”是个“跟屁虫”总喜欢紧随着哥哥“厄尔尼诺”的后面,好不容易送完一个“哥哥”又来一个“妹妹”。

 

“拉尼娜”在西班牙语“La Ni?a”——“小女孩。虽和哥哥“厄尔尼诺”为同一父母所生,但在性格方面可谓大不相同。我们知道“厄尔尼诺”是通过太平洋赤道海域水温异常升高带来干旱、洪水等灾害而“拉尼娜”则与之相反,是太平洋赤道海域水温降低引起而造造成气候异常。和哥哥“厄尔尼诺”相比虽然妹妹“拉尼娜”出现的频率不高、周期没那么长、破坏力也没那么强,但也是个难伺候的主。通常会致使我国冬天更冷、夏天更热,而且严重的拉尼娜现象也会造成洪灾、干旱和飓风等。

无论是哥哥“厄尔尼诺”还是妹妹“拉尼娜”,他们的到来无疑给这个夏天带来了很多的“麻烦”,增加了防汛抗旱的难度。当然影响我国的气候的因素有很多,简单的将一切的气候异常都算到这两兄妹的头上显然也是不妥的,毕竟任何一种具体气候的产生都是多种因素的叠加而成。

 03 攻城略地猛兽洪水,太凶残!

看看被这“顽劣”兄妹俩横扫过的南方都遭受了些什么?江苏阜宁,龙卷风和大冰雹的双重灾难使得房屋轰然倒塌成瓦砾;安徽宣城,接连受暴风雨“袭击”,面临堤防被毁危险;湖北武汉、南京,一夜暴雨城市可看“海”,城市内涝严重;河南新乡,百年一遇特大暴雨, 降雨量创地级市之最。

阜宁:伤亡惨重 房屋轰然倒塌成瓦砾 

突如其来龙卷风和冰雹的双重灾害瞬间围困住了江苏阜宁。狂风拦腰刮倒了电力设备、物品等,一司机回忆到“那天14时30分左右,他正开车在公路上行驶,突然看到前方远处的大树异样倒伏,驾驶经验丰富的他感到情况不对,立刻下车,到远处躲避。随后,他目睹自己的车被卷起,高高抛出,坠落到附近的小河中。”

 

狂风还刮断了许多树木,就连已生长了近30年、最粗直接达30多厘米的老树也未能幸免。同时,狂风掀起了无数房屋屋顶,受灾的人们伤心到“待了几十年的家园就这样一下子给刮没了”。 “患者太多,床位严重不够”,一下子阜宁各医院满是患者,这一狂风怒吼造成98人死亡,800人受伤。

 

宣城:洪水弥漫 护堤使命仍艰巨 

6月19日至20日,安徽宣城累积雨量达到269毫米,接近当地全年单日降雨量最高纪录(272.4毫米),其中20日6时至7时雨量最大,达到52.7毫米。其中,广德县276.5毫米,突破有气象记录以来历史极值(256.5毫米)。宣城市有4个县市区27个乡镇受灾,受灾人口39.53万人,倒塌房屋225间,农作物受灾面积45万亩、成灾7.01万亩,停产工矿企业20个(宣州区),公路中断5条次,损坏堤防82处53.84公里,损毁护岸347处,损坏水闸7座、冲毁塘坝550座、损坏灌溉设施70处,全市直接经济损失4.51亿元,其中水利直接经济损失1.82亿元。

 

这还没有结束,7月3日,新一轮暴雨再次“袭击”了宣城,宣城市宣州区双桥联圩段水位最高处距离堤坝顶端仅30厘米,随时都有漫堤决堤的危险,救灾现场100多名武警官兵、200多名当地干部民众以及当日凌晨连夜赶赴灾情现场的陆军东部战区某旅炮兵团官兵700多人,齐心协力抗击洪灾。当前宣城站水位14.81米,当日水位涨幅1.99米。

 

武汉:全城“沦陷” 市民“游泳”出门 

6月30日20时至7月6日10时的持续强降雨让武汉城全城“沦陷”,成了“水上威尼斯”。全市206处被淹,多处地铁站积水严重,城市交通瘫痪,市民“游泳”出行或是划船前行,高校宿舍被淹,操场变汪洋。

 

据官方统计,雨灾害造成全市12个区 75.7万人受灾。共转移安置灾民167897人次,目前80207名群众处于转移安置状态。全市布设安置点68个。农作物受损97404公顷,其中绝收32160公顷。倒塌房屋2357户5848间,严重损坏房屋370户982间,一般性房屋损坏130户393间。直接经济损失22.65亿元。因灾死亡14人,失踪1人。这样一连串的数字看的你还能置身事外吗?

南京:多处内涝 降雨量秒破记录 

不约而至,7月7日凌晨两点左右,一个雷暴云团在南京附近形成,而后它在市区滞留,降下历史罕见的特大暴雨,有地方一小时内最大降水129.2毫米,3小时235.5毫米,城区大部分地区3小时达100毫米以上。早上市民醒来,发现道路水深有1米,都以为自己穿越到了“威尼斯”。多处地铁、高铁停运,一些上班族游泳前去上班时调侃到“会游泳还是有优势的”。南京理工大学因为地势低洼积水很严重,但是,好眼力、好心态人拍出的一组校园“泡水”图使学校瞬间成网红。网友侃到“泡在水中的南理工,也可以倔强地刷出颜值新高度”。

 

新乡:百年一遇 降雨量创地级市之最 

在南方“闹”的暴雨一不留神又跑来北方“闹腾”。这不,7月9日,河南新乡突遭特大暴雨侵袭,6个小时降雨量达到370毫米,创造今年全国地级市降雨量之最,远超武汉。9日当天,为了及时报道灾情,新乡一当地记者在近齐腰深的积水中报道,浑身被大雨浇得湿透,还不断提醒市民出门小心。

 

暴雨造成城市部分地区内涝,积水深处轿车一半车身被泡。107国道新乡段南北方向严重拥堵,京广线上多辆列车晚点。

 

 04 奋不顾身抵御洪魔,倍感动

若非亲身经历过灾难,亦很难感同身受的体会到灾难的无情和人的温度。但是,从一篇篇报道中,一组组图片中、我们看到那么多的人都在为抗洪拼命、努力的奋斗着。我们被这种高尚的情怀感动的。

30小时急行军总理亲来身边 

心系灾情,不论哪里发生灾害,总理总在第一时间作重要指示,“各地方、各部门要相互支持、尽职尽责,打赢这场‘硬仗!’”要求当地务必做好防洪、抗洪工作。7月5日一早至6日下午,总理更是亲赴安徽、湖南、湖北察看防汛,30小时“转战”3省汛区,换乘飞机、高铁、汽车,上庄台、登大坝、涉江水,争分夺秒在7个考察点深入防汛抢险一线,见缝插针在机舱、车厢召集有关负责同志进行研究,并连夜主持召开防汛工作会议。【详细】 

 

灾难来袭军哥哥总在第一线 

洪水肆虐,灾难面前总是“军人优先”。一声令下,他们总是奔赴在最前线,转移群众、保护堤坝。一战就是十几小时,来不及吃饭、来不及休息,因为他们知道只要他们稍微放松、一不留神,洪水就可能像洪水猛兽般扑来。下面这组军哥哥的瞬间,让你的内心在十秒钟内历尽辛酸、温情、感动与坚强。 

  

 

在晶桥河芮家圩段抗洪时,照片中的列兵刚刚能坐下稍休息,刚转身,一老妈妈拿着一条热毛巾,拥上来给他擦汗。那一刻,他们俩只是一个眼神,“你和我孙子一样大”,“换地方了,集合”,来不及说上话,便走了。记者记录下了这个瞬间,这里代他向那位不相识奶奶传个话“奶奶,我们都是您的好孙子!”

 

农用车成“婚车”,垒起的沙包当“舞台”,泥泞的圩梗就是“红地毯”……7月9日在无为县蜀山镇临江圩大堤上军哥哥和他的爱人终于举行了拖了不能再拖的婚礼。原本两人商定在2015年11月举办婚礼,因为徐浩一直有任务在身,只好一再延迟到今年6月。可就在要举办婚礼时,军哥哥接到部队前往抗洪抢险一线的命令。军哥哥丢下新娘,和战友一行40多人迅速赶到现场,在圩堤上打桩、抛沙袋。经过14个小时的奋战,塌方险情被排除。6月30日,徐浩再次请假,部队领导也签字批准,谁知7月1日,无为县严桥镇因遭遇特大暴雨出现洪水险情,徐浩扔下行李主动请缨赶赴抗洪一线,婚礼不得不再一次推迟。【详细】 

 

  安徽六安消防支队金安中队官兵在转移从洪水围困中解救出来的婴儿(7月3日摄) 

平凡的他们却温暖了所有人 

即使大雨将整个城市倾倒,我会给你怀抱。除了军哥哥们在抗洪第一线外,灾区平凡的我们也在力所能及的为抗洪做着自己能做得事情。下面的这组图片带我们重温平凡的我们不平凡的瞬间。

“趟水哥” 

  

 

在南京城被大雨围困的那个早晨,这位“趟水哥”红了。据了解,这位小哥在南京地铁上班,为了不耽误准点过去接车,他才有了这一惊人之举。在问到,“这么深的水,怎么就不请个假呢?”小周不好意思的说,还是要尽自己的努力把本职工作做好。

“井窑哥” 

  

 

为了防止有人走到这里后吊进马路上的井里,为了及时找到被大水冲进窨井的铁盖,这位“井窑哥”奋不顾身跳了进去。在浑浊的污水中,许凤华先是用脚一点一点的打探出井盖的位置,再费力地给它系上绳子。最后,其他队员一起努力,才把井盖拉出水面。

“坚守哥” 

 

 7月2日中午,武汉洪山杨家湾渍水成湖,一名水务人员孤零零地站在窨井口值守,以防人车陷入。

像这样的大哥哥还有许多许多,是他们在岗位上默默上的付出,是他们在紧要关头,依然记得帮助他人,是他们,感动着我们每个人。【详细】 

 05 结语

就在此时此刻,南方的广西、湖南等地依旧遭受着洪水的肆虐,抗洪形势还很严峻。这时的军哥哥、武警、消防、民警、电力工人、平凡的当地人还在一线抵御洪灾、转移群众、抢救财物……然而在这场灾难面前我们看到是国家对我们的关怀、看到是一线军人的豪迈气质、看到是生活许许多多平凡的他们的一份坚持。阳光总在风雨后,请相信有彩虹,请珍藏每一份感动,也愿灾难早日离开我们身边。

(责任编辑:权萌萌)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