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 > 访谈

温暖的棉花

分享到:
0
下载
更多>

往期回顾

  【前言】棉花,世界上最主要的农作物之一,锦葵科棉属,原产于亚热带。棉花并不是花,它是棉花种子——棉籽上面附带的茸毛,这茸毛有些长,有的竟能伸展到4厘米,于是,这茸毛就成了一种纤维。从远古时代起,人类就认识到了这纤维的巨大用途,棉花织就的衣物温暖了人们几千年。

  没有棉花的中国人

  时光流转到一千多年前,在棉花没有普及之前,中国古代主要是用丝、麻、葛三种原料,贵族的妇人主要用丝绸做的面子,用丝絮填充作为衣服和被子,也有用高级的羊羔皮、裘狐皮、熊皮之类的,来作为棉衣和被子,那么穷人呢,用麻和葛布做的面子和里子,然后中间填上丝絮,也有更穷的呢,是填上芦花或者干草之类的植物,或者用更加低级的羊皮和狗皮作为衣服和被子。相对于棉花,葛和麻的保暖性、舒适性都不算好。丝绸、动物毛皮虽然舒适保暖,但那是上层贵族的奢侈品。由于葛、麻织品质地较硬,古代劳动妇女就以棒槌、砧石为工具,将葛、麻捣得柔软平整,这称之为捣衣。秋月渐升,夜凉如水,长安城里捣衣的声音惊醒了李白。这位大诗仙写下这样的诗句——“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秋风吹不尽,总是玉关情。”从此,这普通的纺织制衣场景脍炙人口,流传千年。

  田园时代的棉花

  棉花在中国出现的时间其实并不晚,在今天的海南和新疆地区,先人们在几千年前对棉花就有了种植和应用。宋元之际,棉花开始从南北两个方向,一路高歌猛进,传播到长江和黄河流域广大地区。在棉花广泛传入之前,当时中国的纺织技术已经走在了世界的前列。男耕女织的家庭生产模式,主要是在春秋战国时期产生的,由于铁犁的出现和牛耕技术的发明,生产技术大大提高,土地私有制的出现呢,也使生产方式产生了改变,以家庭为单位的经营方式,以手工、纺织业为手工的为辅助,男耕女织的家庭生产模式由此产生。在新石器时期,中国就出现了织织用的的纺轮和腰机,西周时期,缫车、纺车、织机相继出现,汉代广泛使用提花机、斜织机,唐以后中国纺织机械日趋完善。宋朝,中国已经出现几十个锭子的大纺车,采取了水力驱动,初步出现了近代纺纱机械的雏形,已经具备大规模专业化生产的条件。明代农业百科全书《天工开物》这样描述棉花的繁荣,“棉布寸土皆有”、“织机十室必有”,可见当时棉花种植已遍布全国,家家户户都有纺棉取纱的设备和技术。棉花这小小的植物,迅速在中国大地上发展繁荣起来。

  工业化时代的棉花

  欧洲人接受棉花要远远早于中国人。公元1世纪,阿拉伯人就将棉布带入了欧洲,欧洲人对棉织品的需求与日俱增。棉花,温暖洁白,柔弱无力。可一旦她与工业化结合起来,却彰示了无与伦比的力量。棉花可以说是近代工业革命的一个奠基石,工业革命是从英国开始的,而英国的的技术革命呢,首先是从棉纺织业开始的,1733年约翰·凯伊发明了飞梭,提高了织布的速度,由此带动了棉纺织业的开展,随后呢,建立纺纱机、罗机、水利纺纱机,相继出现,带动了整个棉纺行业的发展。棉纺工业逐渐由传统的手工作坊模式,转向机器生产的一个大工业生产模式。1785年瓦特发明了蒸汽机,以蒸汽作为动力,与棉纺织技术结合,形成英国最早的机器棉纺织业,它也是在世界上最早完成工业革命的,工业革命也带动了整个世界的变革。

  棉花可以救国

  在列强坚船利炮面前,中国男耕女织的小农经济在短时间内土崩瓦解,“洋布”全面占领中国市场。在危难的时局中,最早看到棉花可以救国的中国人是南通的张謇。1895年,他开始筹办大生纱厂。1903年,大生纱厂总纱机增加到40800锭,占到当年全国纱锭的11.9%,到了1908年,大生共获纯利银一百九十万余两。之后,张謇相继创办中国第一所师范学校、第一所纺织高校等学校,在南通建立了近代史上最为完整的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体系。1915年,荣宗敬、荣德生兄弟在上海创立申新纺织公司,抗战前已拥有9家纱厂,纱机57万锭,是旧中国最大的民营棉纺织工业企业,荣氏家族在中国近代史上的影响力由此形成。1919年,周学熙等人在天津创办华新纺织公司,成为北方最大的棉纺资本集团之一。1922年,郭乐兄弟创办永安纺织印染公司,到抗战爆发前夕,有5个棉纺织厂,纱机25.6万锭,印染机244台,规模仅次于申新,并初具纺织印染全能企业规模。这些企业,抗战时期相继迁至内地,为中华民族生死存亡作出了重要的贡献。这些引领时代的风流人物,凭着小小的棉花,在中国民族工业历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尾声】岁月荏苒,沧海横流。直到今天,棉花仍然是人类社会不可或缺的物品。从张謇开始,棉花与中国纺织业,乃至中国工业结下了不解之缘,棉花对中国近代的自强自立起到了关键的作用,直至今天仍在继续造福国人。今天,中国已成为全世界最大的棉纺生产国和出口国,中国的棉花制品遍布全世界。面对未来,棉花也必将与人们相伴相随,见证着人们的光荣与梦想、辉煌和灿烂……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